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 >>云南11选5 > 云南11选5 > 職工文苑 >

云南11选5:童年的記憶—炕地瓜芽

作者:李開珍 來源:本站 瀏覽數: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14:21

云南11选5 www.xqlxm.com 在我童年的時光中,地瓜留下的記憶是最為深刻和豐富的。在上個世紀的七八十年代,我們村三分之二的土地都種滿了地瓜,鄉親們一年到頭吃的是地瓜煎餅和地瓜窩頭,喝的是地瓜湯,吃鹽打油的錢也是把地瓜干賣到酒廠換來的,地瓜成了我們全村人的精神寄托和物資生活的保障。

種地瓜首先要炕地瓜芽。每年驚蟄時節,父親就會帶領十幾位青年勞力拉土和泥,開始筑炕。十幾個火炕筑在村北頭一大塊寬敞的空地上,每個炕大概十幾米長,三四米寬,后墻一米多高,前墻三四十厘米,兩側的墻呈坡狀,在每個炕的前后墻之間每隔1米左右搭上幾根木棍或竹篙,用來支撐覆蓋在上面的塑料薄膜,炕里面再鋪上大約10厘米厚的河沙。給地瓜蓋好了“房”,鋪好了“床”, 該請地瓜出窖上炕了,父親把全體村民號召起來,從剛出窖的地瓜堆里挑選出新鮮無病害的地瓜,密密地擺在炕里的沙上,然后再撒上一層沙將地瓜半遮半掩。這十幾炕地瓜能否順利萌芽和生長是關系到全村人一年的生計,父親不敢把這既需要技術又需要責任心的活交給別人管,所以他事必躬親。他在地瓜炕旁邊搭了一個窩棚,把被褥搬到這里。他白天要掀開薄膜灑水,還要根據氣溫的高低給炕通風或燒火。他的窩棚里掛著一支溫度計,它每天用這支溫暖度計為每個炕測量“體溫”,溫度低了芽兒長得慢,到了谷雨還不能插秧,會耽誤節令;溫度高了,芽兒會變得枯黃,所以他以燒火和通風來調節炕內的溫度。父親說:“通風不但可以調節炕內溫度,還能讓苗兒逐漸適應風吹日曬的外部環境,溫室里的弱苗種在田里經受不了風雨,會死掉的?!?/span>

 

兒時的我最喜歡到這里來,白天,陽光照在炕上,塑料膜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,風吹動薄膜,像泗河里的水波輕輕地蕩漾??荒詰乃羝詒∧は旅婺岢梢壞蔚未蟠笮⌒〉乃?,像一只只魚的眼睛。用手指輕輕觸動薄膜,這些“魚眼”便晃悠著落下,落下水珠的那一片塑料膜會由模糊變得清晰起來,我最喜歡把眼睛貼在上面偷窺炕里的秘密。起初,地瓜像睡著了一般,看不出什么變化,不幾天就從肚皮上的那些肚臍眼里鉆出了綠中帶紫的嫩芽。剛開始還稀稀落落,后來就密密麻麻,像趕集似的一股腦地聚攏來。它們逐漸長高長大,漸濃的綠代替了紫,炕內有限的空間都被它們占據,更顯得挨挨擠擠,它們摩著肩接著踵,像觀看什么盛大演出似的,都努力向上挺直了身子。

 

從地瓜上炕到拔苗插秧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父親一般不會離開這里,除非有要緊的事。記得有一次,我正趴在炕沿上看著地瓜芽出神,父親說大隊里來了上級干部,要檢查工作,說讓我看一會炕,特別叮囑不要讓狗、貓和馬駒進來。父親走后,鄰家伙伴來喊我抓石子,我玩起來便入了迷,把父親的囑咐忘在腦后,母親來送飯時,發現兩只狗正在炕的旁邊追逐打鬧,打著鬧著一只狗就上了炕,另一只不甘示弱似的緊接著也上了炕,把塑料膜撲騰出了幾個窟窿。這一次父親非常生氣地薅疼了我的小辮子,并以“不能光貪玩、要認真做事”之類的話訓誡了我,后來母親拿來針線縫好了塑料膜,把我捅下的“簍子”補上了。后來,父親再有事讓我看炕時,我再也不去玩了,手里拿一根長長的苘桿,像一位小戰士守護在炕邊,發現狗、貓和馬駒這些“敵人”再有侵犯之意,我就揮舞起我的“武器”,讓它們望而卻步。父親的這次訓誡在我心里種下了一顆責任的種子,這顆種子在我幼小的心靈里很快生了根、發了芽,讓我無論做什么事都牢記“認真”二字。

    

      谷雨前后是拔芽插秧的日子,父親根據地的畝數算出大約所需要的地瓜芽的數目,帶領村民拔芽插秧,我們小孩也樂于來幫忙。一百棵芽捆成一捆,我們邊幫忙拔芽,邊學著數數,大人們說數不到一百,趕明兒上學時學校里不收,我們認真地拔著數著,把數好的地瓜芽用玉米皮捆好,在水桶里浸一下,擺放在簍子里,由大人們去栽種了。

    

     這些地瓜芽生命力極強,它們把根深深地扎進干旱貧瘠的沙土里,不久就會把泗河堤內外的一塊塊黃色的土地變成碧綠的海洋,這綠得耀目的海洋是鄉親們生命的依托,承載著他們對幸福生活的期望。


{ganrao}